• [性屋公告] : 26UUU [26UUU.com] 品牌全新升级,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.COM! 性屋娱乐
  • 妻子舍友的福利

    时间:2018-03-30
    妻子舍友的福利
      傍晚,我提着一盒水果回到家,里面装着妻子最爱吃的青苹果。我按了按门
    铃,没回应,突然,我记起来了,今天是周四,按我们的约定,二四六妻子给舍
    友当老婆,妻子现在肯定正被舍友按在床上一通乱操,哪有空来开门。
     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,果然阵阵熟悉的呻吟从舍友的房间传来。我放下果盒,
    推开舍友的房门,果然如此,只是在玩我妻子肉体的并不仅仅是舍友,还有另外
    两个精壮男人。
      妻子全身赤裸的躺在舍友的床上,她靠在一个精壮男人的胸膛上,头向后仰
    着,正在跟那个男人热吻,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,妻子白皙的喉头一动一动地
    吞咽着对方送过来的津液。另一个男人跪在妻子的身边,丰满的乳房被他一手一
    个把玩着,不时用肥厚的舌头挑动妻子粉红色的乳头。
      舍友跪在妻子两腿之间,把妻子的双腿扛在肩膀上,几乎用整张脸在妻子的
    阴户上上下左右地摩擦。妻子的阴户通红通红的,不时地有白色的淫水流出来,
    流到了舍友的鼻尖、嘴唇和脑门上。妻子的下身不自觉地扭动着配合舍友,发出
    销魂的呻吟声。
      见我进来,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妻子刚要说话,嘴马上被男人紧紧地封住,只
    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。舍友从妻子的两腿间抬起头来,笑道:「大哥回来了,
    要不要一起来?老规矩,收一百。」我看到他满脸湿漉漉的都是妻子的淫水,下
    身一根大肉棒直挺挺地把内裤撑起着,我不禁也摸了一下自己已经硬如钢棒的阴
    茎,放弃了上去一起玩妻子的念头,道:「你们随意,你们随意,我先看看。」
      这是我和舍友的约定,一三五,妻子归我,他只能看不能干,要干必须交钱
    才能上。而二四六妻子则当他的老婆,任他玩弄,我要干也必须要交钱。周日妻
    子则当我们的公妻,让我们两个随意操。
      这时候其他人可能也有些累了,都停止了各自的工作,把妻子平放在床上,
    妻子胸口剧烈起伏着,四肢大张地躺在床中央,闭着双眼享受着高潮的快感。
      这时候我电话响了,我走到门外接了个电话,回来时里面又是一番景像了:
    一个男人把粗长的黑肉棒插进妻子的嘴里,不断地进出,那根肉棒足有18公分
    长,妻子的腮帮子鼓着,努力地想吞尽它,舌尖不时地刮着冠状沟,口水与龟头
    渗出的透明液体混合在一起发出淫邪的光芒。
      而她的身下躺着另一个男人,仰起头品嚐着妻子肥美的嫩穴,妻子好像很受
    用,她的屁股乱扭起来,双腿不断地夹着男人的头,小穴里又开始流出了淫水,
    小嘴也时不时吐出肉棒,发出「哦……哦……」的呻吟声。
      就这样舔弄了几分钟后,妻子的阴户又在大量地分泌淫水,屁眼也完全湿润
    了,这时妻子吐出嘴里的肉棒,呻吟着说:「快点……操我……不要再舔了……
      快点来吧……哦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我要鸡巴……大鸡巴……「
      男人们听话地把她放下让她伏在床上,舍友钻到了妻子的身下,把自己早就
    涨得要命的大肉棒塞进妻子的肥穴并且一插到底,妻子「啊」的一声抬起了上半
    身。叫声还没停止,一个男子就从后对准妻子的屁眼,也是一插到底,这一下妻
    子的呻吟声高亢了起来。另一个男人抓住妻子的头,用自己的肉棒堵住了妻子的
    嘴。
      三个男人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,反而像在比拼是谁插得够劲一般大力地抽插
    着,妻子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三个男人同时奸淫,但强烈的快感之下,双手紧紧地
    抓着床单,鼻子里发出「唔唔」的声音。
      在妻子体内抽插着的三人配合得越来越默契,一边不停地干着妻子,一边夸
    她:「大哥,嫂子的骚洞好紧,真他妈夹得舒服。哦……干死你这个小骚货!」
      当妻子三个洞里的肉棒不停地抽插时,她的淫水、口水也跟着流了出来,乳
    房被揉得通红,全身汗如雨下。
      就这样被干了十多分钟以后,首先射精的是插妻子屁眼的男人,他长长地呻
    吟着,阴茎在妻子的屁眼里一跳一跳的;接着就是干妻子嘴巴的男人,他同样闭
    着眼睛,呻吟着把黏稠的精液射进了妻子的喉咙里。没过多久,舍友在妻子小穴
    阵阵强烈的收缩下,也将热滚滚的精液射在了妻子的阴道里。
      这时我的鸡巴已经硬得跟铁一样,再也忍不住,掏出一百块拿给舍友(这个
    月为了干妻子,已经交了上千块给舍友,这他妈日子过的),加入了操妻子的行
    列。由於刚才舍友的精液把妻子的骚洞充份地润滑了,替补上阵的我便很顺利地
    做着活塞运动,妻子的脸颊通红、香汗淋漓,疯狂的大声呻吟着。
      我操了十几分钟,他们三个又恢复精力,再度加入战团。妻子唯一能做的事
    就是分泌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口水、淫水和阴精,并且收缩所有被佔据的洞穴,紧
    紧地夹着这些男人的龟头,让他们用力地在自己身体的各个深处尽情喷射。
      妻子在我们四个男人车轮战般的奸淫下,只能半睁着失神的双眼,任由我们
    的肉棒像走马灯一样的在自己的嘴巴、阴户和屁眼里反覆抽插着,在里面留下或
    浓或稀的精液。
      终於,在最后一个男人把残余的一点点精液射进妻子的子宫以后,她才软软
    地躺在了一塌糊涂的床上,白色的精液从妻子身上的三个洞里潺潺流出。
      完事后,那两个男人一人拿出一张五十块的钞票付给舍友,然后相继离开。
      我看得目瞪口呆,这世道,我干自己老婆要一百,他们操我老婆只付五十块
    的嫖资,站街小姐的行情也有两三百吧,这收费也太低贱了吧!
      我穿上衣服,自顾自的到客厅看电视,到了10点多,舍友的房间里又传来
    「啪啪啪」肉体的拍击声,估计是舍友趁着还有两个小时才把妻子归还我,在她
    肥穴里干最后一炮吧!我也不与他计较,反正12点后,娇妻又归还给我了。
      这就是我,一个资深的淫妻爱好者的性福生活。
      当初想出这个把她当公妻的主意时,妻子还一脸娇羞的不依,结果我们发佈
    招租信息时,每一个人她都要亲自「面试」,终於让她找到现在这个让他满意的
    舍友。